去年9月Julie有著很濃的鄉愁,
她說她懷念遠在韓國的父母與朋友.
有天她禁不住情緒地在大夥前哭了起來,
當時大家圍著她,一時間都亂了手腳不知該從何安慰她...

總是無俚頭的我當時突然冒出一句:
I love you actually!I didn't mean to hurt you......
試圖把場面轉移的像是情侶吵架般的景象.

時至今日,我依然記得說完那句話之後的景象...
Julie抬頭破涕為笑,其她的同學則在後頭鼓掌狂笑,
似乎就從那之後,建立了我們友誼.

在遇到她之前對於韓國印象,除了台北街頭的韓國料理外,還真是趨近於零.
大概是老天看到我的寡聞,賜給我Eric和Julie兩個韓國朋友,
關於韓國的許多事物,都是從他們倆身上了解到.
韓國境內單一種族單一語言,相同的語言模式和思維模式,
造就了如同人們所言強悍團結的民族性格.
他們的個性鮮明,感覺有些像是南台灣人豪爽與直接的個性,
記得Trish老師曾告訴我,在她教了幾十年國際學生的經驗,
韓國的孩子總是最調皮和團結的.

長幼有序,在韓國的社會中更是這個道理.
所以總是稱呼我"Big brother、Big brother",
這樣的舉動在西方人眼裡一頭霧水,但在東方社會卻是不用言說的默契.

在今晚Julie搭機回韓國前通完電話後,突然感到些許的愁...
把去年的照片翻出來複習了一下這段特別的友誼.
雖然,誰都沒把握下次的聚會將是什麼時候;
又或者,屆時兩人的英文都退化到只能相互傻笑的地步.
但我想,我們還是會記得那段在英國的友誼,
一同用著不流利的英文所建立起來的情誼.
一段因為彼此鄉愁所建立的友誼,
一個今後提起韓國都會浮現的身影......

創作者介紹

勇敢馬桶故事集

勇敢馬桶故事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